其實沒什麼關係,只是發生時間湊巧很接近而已。
 
 索忍尼辛(Aleksandr Isayevich Solzhenitsyn)去世了。即使知道他是誰的朋友,或許也覺得不痛不癢;但在我的想法裡,這真的是象徵了一個時代的結束。
 
 時間我忘了──記得是在很久以前一個深秋的午後,特地去要了索忍尼辛的簽名。所有曾啟發過我如何面對人生困境的人物裡,他該算是最後一個吧!既然活著就已是歷史,即連靈魂也只寄存於鉛字,本也理所當然;何況高齡89,算喜喪了,本不必致哀。但我不知為什麼,聯想到:這年頭,人遺忘過去的速度,愈來愈快。
 
 活過中正橋有憲兵站崗時代的人們,也忘了在尖峰時段走過那條聯結台北、永和的橋,可能要塞上一個多小時的日子。當我們認為不得不用全副心力擁抱現在、以應付未來時,不知不覺散落的,是性靈。
 
 在這個維基是百科,而人們以唸得出某東歐球員名字在老家的唸法自豪,而嘲笑譯名錯誤的時代裡……
 
 然後,聽說張誌家終於在最後時刻裡被取代了。如果是真的,那……
 
 我常說:如果台灣真有什麼民主先生,當然就該是日本人井上大佑。他做了什麼?不過就發明了卡拉OK唄!在那之前,老師問學生有什麼問題,就像拿著紅蘿蔔哄狗開口。經過卡拉OK洗禮,現在呢,再怎樣五音不全的歐巴桑,都敢在眾目睽睽下,登上廟會舞台獻唱;「只有杯中影,買醉的人」,唱到我不去買醉都不成。比起這種勇氣,上街嗆國民黨政權,實在不算什麼。
 
回想,2001年第34屆世界盃棒球錦標賽中,張誌家以最佳勝率王一戰成名時,他那在投手丘上信心滿滿的英姿。隔年8月12日,在對羅德隊的比賽中,張誌家以連續28局奪三振,締造日本職棒新紀錄。日本《產經運動》稱他為台灣的「國民英雄」。
 
加盟西武前三年,張誌家投了出26勝;其後卻因傷勢影響,表現浮浮沉沉。2006年,他只以中繼角色出賽12場,自責分率飆升至6.89;西武球團因而決定解約。據說:西武球團只簡單面告──「你病了」!
 
據張誌家回憶:那時最難過的,不是被球團解約,而是包括家人在內,認為他不夠努力的誤解。後來他自費付美,到半年費用最高可達398,000美元的費契爾訓練營(Sport Fischer)看看出了什麼毛病。
 
聽說那時張誌家與前日本職棒名投工藤公康使用同一個健身室;並與王建民、郭泓志、胡金龍等旅美好手互相砥礪。首日張誌家即接受一小時肌耐力測試。專家馬上發現他以往投球時沒用上的右臂靠肩膀處肌肉群出了問題:正常人可360度拉轉,他卻只能達到60度的水準──這直接導致了球速變慢與控球走樣。半年後,在身手還沒辦法恢復到足以讓大聯盟球團青睞的情況下,自認只有昔日六、七成投球實力的張誌家回到台灣繼續調整。
 
中華棒協秘書長林宗成表示:「阿家是名好投手,我們不希望他從投手丘上消失」,於是第一時間即與張誌家取得聯繫;願意提供包括投手教練在內的訓練環境,讓張誌家調整。隨後,2007年第9屆亞奧運選訓小組委員會第3次會議一致通過:徵召張誌家進入培訓隊。而今年5月2日,張誌家也正式加入中華職棒大聯盟La New熊隊。
 
那時洪一中說:張誌家仍處於因腳踝受傷等陰影而影響投球流暢性的調整期。洪一中曾觀察指出:其實張誌家問題不大,像上半身太過用力,或手部擺動跟不上身體旋轉速度等缺點,是可以藉由訓練來改正的。後來啊,在奧運資格賽西班牙、德國、南韓三場比賽,感覺上張誌家表現漸入佳境。
 
 今年年初時,張誌家表示:他的控球還不能到達像當年那種隨心所欲的境界,所以在奧運之前,重點擺在調整技術與重量訓練上頭。他深信自己調整將愈來愈好,未來必能幫中華隊贏球。
 
 這事,其實挺怪!但照往例,本文並沒有明講些什麼;覺得不知所云的,也請不必留言。不過,有點感觸的朋友,你該多表現,或多控制自我?──就算在誰都瞧不見你的網路世界裡。該如何珍惜人生的每一次機會?怎樣創造,並把握屬於你的時代──即使只在你的現實人生裡。
 
By LEO 2008.08.05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EWLEOLION 的頭像
NEWLEOLION

LEO的圓球看熱鬧

NEWLEO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