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我嚴正質疑東哥在玩帶有M傾向的「小天使」遊戲時,提過反方向S性質的「國王遊戲」這玩意兒。有朋友問我這是啥東東?這也難怪,自從「阿魯巴」蔚為風潮後,國王遊戲好像就沒落了。事情是這樣子的──遊戲規則是玩到死人之前就必須Game Over;而且沒有性別限制;如果是女王,那……

 別想太多!為了不被順理成章趕出籃球邦,不可能再繼續介紹下去。以前初次想到國王遊戲,理所當然是因為來自於沙加緬度國王隊的聯想。而這也可以當成那篇
《台灣海峽空間論》的補充說明。
 
 背景是:既然時代潮流講究早攻與全面性的攻擊力,那麼對控衛攻擊能力的要求,就不下於,或起碼該約略等於傳統控球能力;因此,所謂的「雙能衛」現象是很常見的。甚至於,由於控衛通常握有最初的控球權,在區域防守盛行下,往往還成為能切能投,最鋒利的一隻箭頭。
 
 曾經,沙加緬度在美國幫與歐洲幫一場混戰後,一向以聰明過人,總是能預先洞悉球員傷病問題聞名於世的球團(當然,這都是過去的事啦)決定拆解普林斯敦天作之合,徹底改變以禁區策應為軸心的陣容;「重組」以畢比(Mike Bibby)為領袖的國王人馬。
 
 畢比是不是「童子軍」?那時國王迷與非國王迷的網上激戰,如今看來都沒什麼意義了。但如前所述,國王球團咨爾多士,不會不知道:所謂領不領袖,大半是宣傳與票房的噱頭,光靠畢比一個人,是起不了什麼大作用的。於是突然奇想:啊!一名滲透能力強的後衛能撕裂對手防線,那同時擺上兩個,豈不大妙?
 
 結果大家都知道了!回首那時候國王雙箭頭試驗的陣容,想了又想,少了什麼呢?啊!殘念!好像正是少了已走人的優質中鋒與大前鋒……
 
 另一方面,那時明尼蘇達也在鬧家變。歷史有時是會還人清白的。當我們看到史普利威爾(Latrell Sprewell)的女朋友索取分手費,一開口就是200,000,000美金時,就知道並不是鎖喉手貪得無饜,而是那個家真的很難養。
 
 總之,當狼王(Kevin Garnett)泣訴「我們輸了、我們輸了……」時,檢討曾打進西區冠軍賽的灰狼為什麼落差這麼大?賈奈特為什麼對兩老懷念特別深?就發現是少了史普利威爾與卡塞爾(Sam Cassell)所代表的雙衛戰力。看了看遣散雙能衛後灰狼的比賽,就想到所謂很多現今NBA球員連戰術都不會跑的講法,還真不是隨便說說的。
 
 異曲同工的兩種發展(還可以加上太陽快成一團下的組織完整),指出同一個現象:如果說點點強而又有強力球員串聯,是天下無敵的真象,那麼,有裡有外,又有高品質切入、策應、擋拆等內外連結,這就是根本。然後視陣容決定策應或發動的軸心在哪兒。所以這兒所謂的有裡有外,並不純指內線與外線投射火力,主要是指「控球」並掌握攻擊動線與節奏的能力。
 
 所以,當軸心落在禁區球員時,傳統上對控衛有關場上視野、指揮陣勢、分球意識的要求,在大個兒身上也一樣不缺。而所謂大個兒,在傳統中鋒不合時宜,同時由無論是像大前鋒的中鋒或像中鋒的大前鋒主宰比賽的時代裡,如果沒辦法像太陽特化成那樣子,那就尋求另一條途徑:優質的大前鋒加雙能衛為軸心。
 
 這趨勢已經開始。我想:在未來幾年內,這也是頂級強隊的基本架構。馬刺、活塞與塞爾蒂克(恭喜賈奈特舊夢升級)當然是形象上比較明顯符合的球隊。回憶那時候,也好加在有韋柏(Chrish Webber)的加盟,讓華勒斯(Rasheed Wallace)三不五時發揮不了戰力甚至缺賽的傷害減到了最低。
 至於因其他因素,有本錢卻不願照內外聯結王道來走的球隊,可參考這篇《忍無可忍 俠客造反》。(抱歉,目前因商業限制;尚無法貼上。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EWLEOLION 的頭像
NEWLEOLION

LEO的圓球看熱鬧

NEWLEOLI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